+:陽光紅茶:+
關於部落格
BLOG目前只以COS更新為主^^"
  • 323412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imeless Love> 試閱PART3



很多人根本沒有房子可住,隨地舖個布料或從附近取得的乾草即為所謂的家;旁邊堆了零星的破損容器,裡面盛著難以分辨是否為食物的東西;這裡的人連居所都沒有,更別說吃飽穿暖,情況好一點的會看到母親捧著好不容易買到的幾塊動物內臟打算煮給孩子們吃,在她生完火回來時,內臟已經被孩子們搶個精光--重點是那些內臟仍為帶血的生食;情況糟一點的則完全沒有食物可吃,除了地上的墊布與形影單隻的自己其他一無所有。
  
  或許乍看之下,前者似乎令人更加痛心不忍,但實際上要在這最底層的貧窮階級上分等級,完全毫無意義可言,他們就是最貧窮的一群人,這到底該怪上帝或國家不公,還是只能聽天由命隨自然定律而行?
 
  
  如此這般情景映入眼前,不僅是視覺上的衝擊,連心中也彷彿被千斤般的秤錘給重重捶打,除了宛如滲血的痛心還有一股酸麻的感覺、想要改變什麼的慾望--即使沒有那個資格,但這似乎就是身為美/國自身的--本性,阿爾完全無心再蒐集情報什麼的,而亞瑟也難得沒有出聲阻止,只以沉默代替、在一旁看著他的護衛所做的一切。
 
  
  「Hey!How are you?」
  阿爾上前對一個小女孩打招呼,塞了幾顆糖果在她手上。
  
  「……!」小女孩一臉驚訝,開口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來,手裡卻緊緊握著糖果、深怕一從手中掉落就會消失不見。
  「這點小事不用道謝啦!我可是HERO喔!」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阿爾拍了拍小女孩的頭。
 
  其他在一旁縮著的孩子們看到小女孩拿到糖果,知道這個陌生的大哥哥不是壞人,於是便一窩蜂的衝上前去搶糖果。原本要到另一邊給糖果的阿爾聽到騷動聲回頭,發現一群小孩正在跟小女孩拉扯,立刻一個箭步上去、一手就是拎起好幾個小孩,用很正義的口氣說道:「欺負人的小鬼HERO可不會給他糖果喔!」
  
  被拎起的孩子們起初一臉驚恐,因為從沒被這樣高高拎起在空中過,但或許正是身為小孩的純真本性與好奇心,沒一會兒他們就已習慣高度,甚至手腳揮舞著希望可以再更高一點--
  
  一切盡在無聲中,但不知為何阿爾卻明白他們想要表達什麼。
  
  「啊--真是的拿你們沒辦法啊,只能一下下喔!HERO還有事情很忙的!」露出了「沒辦法,但很得意」的陽光笑容,阿爾就這麼跟小孩子玩了起來。
 
  
  「…………」絕對不可能主動接近任何人的亞瑟在遠處默默看著,心裡除了疑惑還是疑惑--或許還有什麼其他隱含著的情緒只是難以言喻、現在無法摸透而已。
 
 
  --為什麼,明明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陌生人,卻能為貧窮的人民一次又一次的打抱不平、吶喊他的理想,希望可以藉此改變悲慘的現況。
   
  --為什麼,面對這些最貧窮的階層,一般人光見到其卑賤髒亂的程度根本就不想靠近,更別說那些明明需要這些階層的支持票源而仍然一味剝削的貴族||這個人卻能毫無忌諱甚至還給小孩子糖果、跟他們玩。
   
  --為什麼,這個人,總能露出自以為是、卻又如此耀眼到讓人無法承受的笑容。
  

  「誰說接近人都是為了利益的?」

 
  亞瑟還記得阿爾的反駁,當初完全漠視的他,現在的確親眼得到了驗證--阿爾的舉動完全沒有利益可言,純粹只是想實行而已,就這麼簡單。
 
  
  「我保護你不只是工作,也只是我純粹想要保護你。」
 
  
  人與人之間,會善意對待彼此不就是為了求利益回報嗎?給予了什麼,再得到什麼,這些都是相對的,更不用說國家這個獨特的存在,國家之間只有利益,沒有第二可言,所有一切皆建立在利益之上,會對你好、對你笑,背後絕對是想奪取什麼或獲得什麼。因此,同樣身為國家、身為海上第一霸權的英格蘭也不需要對人真誠相待,只需在自身有關的利益上,以優雅的儀態、熟練的微笑面對他人即可,紳士什麼的,就只是個虛情假意的面具;其他與自身無關的--不論是任意揮霍財富的無良貴族還是被欺壓卻只能聽天由命的下層階級,全都這樣讓他們去吧。
  
  自己只是國家,並不能改變什麼。國家之所以是國家,就是在一旁記錄著自己的歷史、一個旁觀者的存在。
  
  --沒錯,自己已經盡到該盡的責任,如同之前為大英帝國闖下名號、奪取財富,其餘該是官員貴族的本分,如果沒盡到,其自然會有付出代價的一天。
 
  亞瑟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錯,因為打從出生以來,在歷經腥風血雨且不斷更迭的王權之下,他就是奉著如此信念一路撐過來、甚至達到今天的地位。
  

  只是突然冒出來卻又成了護衛的這個人,正逐一侵略著他心中築起的信仰。
  

  --宛如在英格蘭境內,難得出現的陽光一般。
 
  
  「嘿!亞瑟!」
  思緒被喚回,亞瑟看見阿爾從另一邊向他大力揮著手跑過來。
  
  「玩夠了嗎。」
  「哈哈哈!你在吃醋嗎?」死皮賴臉的笑容又來了。
  「走了,預計天黑之前要到Cotswold。」無視對方的話,亞瑟轉身離開。
  「哎?不蒐集情報嗎?」
  「你覺得從不識字又不會講話的人身上可以套出什麼情報來?」
  
  唔噢,講話還是一樣不留情。阿爾在心裡想道,但他看得出來其實亞瑟跟他一樣,於是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其實你只是不忍心問他們吧?」
  
  「想太多。」說歸說,腳步卻遲疑了一下。
 
 
   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小男孩怯怯走過來,並拉了拉亞瑟的衣角。
 
  
  「……」亞瑟吃驚的看著對方。
  「哦哦!看樣子是跟你要糖果喔?我身上有的都給光啦。」阿爾在一旁露出饒富趣味的表情:「怎麼樣,亞瑟?隨身行李裡不是有補充體力的糖果?」
  
  
  亞瑟的眼神在阿爾與小男孩之間的空氣間游移著。
 
  
  --在沉默很久之後,他將手伸進了行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