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紅茶:+
關於部落格
BLOG目前只以COS更新為主^^"
  • 323412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imeless Love> 試閱 PART1



日不落的身影,看上去是如此的昂然挺拔,即使他表面伸張正義、暗地高明欺敵,一切都只為名譽與利益。
  放眼望去,一片無垠無涯的湛藍盡收眼底,只要是視線所及,幾乎都可說是他征服過的戰場、名下的榮耀。
 
  
  然而,這對日不落帝國來說,還不夠。
 
  那堅定的眼神除了野心,也映著想尋找些什麼的猶疑。
 
  有了錢、有了名譽、有了利益,理論上該是為自己與人民而得,但回頭認真思考,所謂的理論終究是他身為國家所奉行的原則,每每滿足的同時又空虛了一半,在內心深處,「真正」的自己究竟想要----追尋什麼?
 
視線一轉,日不落抬起頭,眼中的蓊鬱有瞬間被蔚藍融解的錯覺。
  
  
  --沒錯,就是那片天空。
 
  
  天空與大海相映而生,天空是什麼顏色海就會是什麼顏色。
  從小生長在一年四季都陰雨綿綿的環境中,對於萬里無雲的藍早已是種嚮往,更不用說當擁有大海、卻無法擁有相輔相成的另一半時,那種打從心底湧出的渴望。
 
  他明白,伸手無法觸及的東西就算再怎麼努力還是無法擁有,但、在這世界的某處一定存在著可以媲美這片蔚藍的事物。
於是日不落開始期待,決定航向未知的領域,希望可以找到真正想要的「天空」。
 
  不知航行了多久,日不落終於尋著了從未見過的海岸線,踏上土地的那一瞬間、仰望天際,映入眼簾的景緻美得讓他不禁被迷住了幾分。
 
  然後,他遇見了那個孩子。
 
  圓圓小小的身軀,一襲白色的短袍,如陽光般耀眼卻帶著幾分柔和的金髮,以及─那雙宛如將整片晴空融入的清澈眼眸。
 
  --日不落瞬間有種又被蔚藍納入懷抱的感覺。
     

◎     ◎     ◎
 
  

  「唔嗯……」

 
  感覺一股淺淺的溫暖爬上臉龐,亞瑟不禁顫了顫眼皮,才睜開雙眼不到一秒立刻又抽出窩在被裡的手遮住視線。
 
  啊啊,還真刺眼。他在心裡呢喃著。
 
  初春的陽光從窗戶跌進,灑落滿地璀璨,空氣微粒閃耀舞動之間,光線透過窗簾間的縫隙在室內鑽出一道道亮白,織成宛如萬花筒般絢麗的網。
  

  亞瑟微打開手指,從指間細縫靜靜窺視。
  
  要是平時,他一定感到神清氣爽,並將這耀眼的早晨歸功於小精靈們的魔法(對他來說與其感謝是否為上帝的恩典,不如相信親密的夥伴們),然而此時他並沒有這個心情,因為腦海裡全是夢醒時殘留的片段記憶,有些狀似模糊,有些卻莫名清晰。而清晰的那部份,正是長久以來影響他最深的人。
  
  那個人已經不只一次出現在他的夢裡,每次出現時,都是同樣的場景同樣的面貌--在廣闊的大陸相遇、如天使般純潔的面孔。
  
  以往、亞瑟將這夢視為理所當然,因為這是他曾經想要擁有的渴望--即使後來真正得到又失去,他仍默默延續夢的意義,標記為對過去的一種依戀以安慰自己。然而,當他與那個人的關係由兄弟變為情人後,這個夢還存在的意義便顯得矛盾不已,既然已經決定面對現在,為何留戀過去的指標還會再次出現?

  隨著意識逐漸清晰,亞瑟很認真的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不只是想要釐清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雖然人往往最摸不透的就是自己),同時他也明白,那個人最在意的就是這件事。
 
  
  「……別人常說潛意識是夢的體現,該不會……啊啊,不可能,我已經放開了不是嘛……」

亞瑟喃喃自語著,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一雙結實手臂正笨拙的移近,直至金色髮絲輕柔搔弄頸間、伴隨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往後整個扣住時,這才完全從思緒中抽回。
  
  
  「--嗚哇!」
  「早安亞瑟,你說什麼放開啊?」阿爾的聲音悶在肌膚之間,呼出的熱氣讓亞瑟不禁縮了縮身子。
  「沒、沒有,你頭別離我這麼近,這樣很熱啊!」
  「哪會,昨天晚上靠得明明更近你都沒講怎--」
  「閉嘴!別提那個!」可惡,為什麼這傢伙總能若無其事把害羞的東西講出來啊?
  「啊||你在害羞對吧?」
  「我才沒有害羞!」亞瑟扭了扭身子,無奈那股怪力不是像他這樣一般人能應付,只好放棄將手擱在床單上:「……阿爾,今天是假日吧?」
  「嗯,而且天氣很好,不出去玩很可惜喔!」一個大大的笑容。
  「你還真是精力旺盛啊……總之先吃早餐吧,我記得廚房還有材料,應該可以作烤餅之類的--
  雖說是口氣未完的句子(甚至帶有一點點期待),但伸手去拿衣服的動作卻已證明了肯定性,就在亞瑟快要拿到的瞬間,阿爾一個使力緊抱硬是讓他無法動彈。
  
  「--好好好痛!幹嘛啦?肋骨都快要被你弄斷了!」
「亞瑟,一大早起來身體會酸痛吧?」
「好意思講!是誰害的啊?……不對你快放開痛死了!」亞瑟用力扯著手臂示意阿爾放開,然而不扯還好,一扯牽動全身還真的就酸痛起來。
「所以你就多休息一下嘛,反正假日長得很!」
  
  
  什麼假日長得很,明明只有一天。
 

  亞瑟看著阿爾異常開朗的笑容,感覺他好像要極力阻止些什麼。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
「亞瑟你真沒禮貌耶,身為英雄當然要體貼情人啊!」
「你確定不是因為我要做早餐所以才緊抱著不放?」
「當然不是,反正就算你做了那種要人命的生化武器我也絕對不會吃的!」
 

  相當真心的一番話,而且理直氣壯的有如英雄宣言般。
  
  
「…………」啪滋,好像有什麼斷掉的聲音。

  「啊咧?亞瑟?」
 
 
 
  「阿爾弗雷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